Tags

【我們不乏理想,只是欠一個機會】

December 7, 2016

夢想與現實,係咪真係咁難拎平衡?
係個人未夠努力,定係社會出現咗問題?
呢個故事,係社會上都只係冰山一角…

 

「我參加過政府資助的生涯規劃課程,老師會鼓勵學員發掘興趣。但我的經驗是,當學員找到興趣,會換來『好呀,你一定做到,加油』之類的話,得不到實際的建議,例如沒有提供針對該興趣的工作坊、行業資訊、未來出路等。」

 

 

 

【特首選委】19歲少女不滿「廢青」指控 望參選可推動青年政策

 

19歲的昭雅看來天真無邪,訪問中一直呈現青年躁動不安的心境。作為一個中五畢業後讀過自資課程卻苦無出路的青年,她選擇與民間團體合作挑戰社福界特首選委,全為證明「廢青」不是漫無目標,只是社會沒有為他們提供出路。

 

夢想不能當飯吃?

 

參選單張上,昭雅的描述為「尋夢青年」,問她有什麼夢想,她靜止幾秒,支吾其詞:「其實 ……我想做婚禮策劃師,中五畢業後讀過自資課程,但我英文不好、樣子太年輕、學歷太低、想法不夠宏大、入行門檻又高,最後失敗了,轉行做文職。」在她的話語裏,盡是描述自己多麼不濟。

「最近跟老師傾,發現自己想做演員,等我上班儲多幾年錢,就去報讀演藝學院。」她的夢想變了又變,曾經憧憬做婚禮策劃師,為人籌備幸福驚喜的宴會,卻發現門檻太高,便去找尋另一個看來較為可行的夢想。

在迷惘尋夢旅途中,她的少女心事,是個社會問題的縮影。

「我身邊的同輩,大多生活頹廢,跟我一樣無所事事。上到大學的朋友會說,讀到書也未必看到出路;出來打工的,做幾個月辭職去旅行,回來又搵工。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」她很少直視記者雙眼,頭一直垂下。

「我參加過政府資助的生涯規劃課程,老師會鼓勵學員發掘興趣。但我的經驗是,當學員找到興趣,會換來『好呀,你一定做到,加油』之類的話,得不到實際的建議,例如沒有提供針對該興趣的工作坊、行業資訊、未來出路等。」後來她報讀自資「婚禮策劃及管理高等文憑課程」,導師在課堂間曾表示她的樣子太細,而婚禮策劃師卻很講求成熟程度及經驗。昭雅看到同學們經驗豐富,懂得化妝、又有交際能力,自己慢慢失去信心。她曾跟隨學員到一場婚禮學習,但只擔任吹波波的角色。

 

畢業後,她沒信心直接擔任婚禮策劃師,便到不同婚紗店和婚宴攝影公司見工,望累積經驗慢慢做起,但沒有一間聘請她。

 

心底有個卑微的夢想

現實不盡如人意,她後來做過幾份兼職,現在擔任文員,月入一萬多元。

昭雅一家五口,有9歲和15歲弟妹,爸爸月入1,2000元,媽媽全職主婦、閒時兼職,計上昭雅,全家月入約25,000元。一半經濟擔子落在昭雅身上。「朋友可以去玩,但我有家庭責任,要自行還清5萬元學債、每月給4,000元家用、還要儲錢供弟妹日後讀書。」

她抿着雙唇,「其實我們心底都有一個夢想,但太過卑微。大家不會去提、不敢跟人說。說出來又怎樣?父母幫不到、政府不會聆聽。社會每日標籤『廢青』,但不是大家想無所事事,只是我們不知道未來可以怎樣。」

 

提倡有實權的青年議會

今次參加特首選委,昭雅與「社福同行」提倡青年議會,希望透過選舉產生青年代表,以地區議題小組、工作坊、參與式預算等方式收集意見,由青年議政再提出倡議方案,帶到區議會及立法會審議通過,從而確實推動青年政策。選舉開放給任何人參與,包括少數族裔與殘疾人士,由社福機構、社區中心、民間團體、地區小組以及其他個人身份參選。

 

昭雅質疑,現時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是富二代,一位社會意義上的「成功」人物,不能真正反映普遍青年聲音。而且一年一度的「青年高峰會」,每人發言限時一分鐘,只是諮詢程序且毫無實權,因此她認為需要一個持續收集意見、真正作出倡議及改變的渠道。

 

上星期,昭雅隨團體約見吳克儉。她興奮回憶:「好想見下教育局局長,我都未見過他。」然而她不在名單而不能進場,在樓下苦候請願最終局長沒來。她怒氣沖沖地說:「我有想過衝入去、甚至攔車,為什麼教育局局長可以拒絕接見年青人?前幾天去高峰會,高官都在遊花園回應。有人生氣得爆粗,後來更出現一堆保安。為什麼我們就連得到發言的機會都如此困難?」

 

參選意義:「廢青」欠一個機會

 

開初昭雅覺得「19歲參選選委好威風」,後來慢慢思考,她不是為了自己企出來,而是要回應「廢青」指控,更覺不能「衰俾政府睇」。她自言身份低微,人生經驗不夠,但不會卻步,「我要去感染同輩,告訴他們,喂不止你要還學債,好多人都一樣。『廢青』源於制度不容許這代人看得見出路,我們要促請政府增加青年及學童的支援,尋找截然不同的未來。」

 

昭雅文靜、單眼皮、樣子天然呆,卻掩飾不了絕望中的怒火,「我們這代人,很難思考生兒育女,不用奢想排到公屋、更遑論買樓。年青人參加過雨傘運動、後來又發生了連串的政治風波,都被人追住來打。獅子山的拚鬥精神?過時了。未來是我們的,但同時遙遠得不屬於我們。」

 

這位自我形象低落、處於社會底層的少女,何以值得被人投下信任一票,成為一個代議士?這是來自19歲尋夢少女的吶喊:「我們不乏理想,只是欠一個機會」。

 

原文出處:HK01社區
原文連結:http://www.hk01.com/社區/57748/-特首選委-19歲少女不滿-廢青-指控-望參選可推動青年政策

Please reload

香港生涯規劃協會 Hong Kong Life Planning Association

​電話 : (852) 3169 9208

​傳真 : (852) 2558 3884

地址 : 香港觀塘偉業街118號 Tuspark 603室 (牛頭角B6 出口)
         Rm 603, Tuspark, 118 Wai Yip Street, Kwun Tong, Hong Kong

©2019 by LPAHK